三次元忙碌更新不定,本人雜食黨慎追
目前主頁石青/周翔/焰鋼/雷安

【雷安】フリーダム

※凹凸同人 雷安友情向(?) 

※半原着向 细节我流设定 等着被官方打脸(# 

※BGM:メアの教育 

※上一篇走这


1. 


夜色笼罩了大地,男孩湖水绿的眼眸显得更为清澈。 

“为什麽你想要当海盗呀?” 

“因为我想要获得自由。” 

另一名男孩眨着紫色的双眼,眼神中有不符年龄的成熟与坚定。 

想要摆脱身世的束缚,依靠自己的双手去获得想要的事物,而不是倚仗天生就有的至上权力。 


微风吹过,散落的髮丝遮挡视线,却...

【雷安】メモリー

※凹凸同人 雷安友情向(?) 

※半原着向 细节我流设定 等着被官方打脸(# 

※BGM:メアの教育 

※下一篇走这

1. 


“我以后想要成为海盗,遨游四方,你呢?” 

“我……想要追随师父的脚步,成为一名骑士,恪守骑士道精神。” 


远离尘嚣的夜空下,风拂过宽广草原激起绿色的涟漪,两名男孩伸手指向满天繁星,诉说着梦想。 

懵懂无知的年纪,不知道达成梦想的路是否像此处与星球的距离如此遥远,彷彿有着满腔热血便能风雨无阻。 ...


半夜不睡覺 修仙搞事
發現塗鴉可以被B612掃出人臉
所以玩了一下濾鏡

我覺得安哥很適合這些濾鏡(?

【雷安】荆棘(一)

#常见的皇骑paro 三王子雷狮/骑士安迷修

#正剧向HE

#所有人的武器都是刀枪剑不能想象王子拿着大锤子


“喂,安迷修。” 

“有什麽事情?” 

“没什麽,我随口喊喊。” 

“……” 


自从当上皇家骑士,并被徵召为三王子的贴身护卫后原先想说自己飞黄腾达,终于能够贯彻骑士精神以及梦想。 

殊不知理想与现实仍然有一段差距,无论是王室内或国家以外都没有太大的纷争,如今自己只能待在三王子旁边不时被喊着名字却没有事情可做。 

这也是磨鍊骑士精神的一环吗?安迷修不禁思考起人生。 

当然,这并没有...

姑且是脑洞记录(


原着背景 ABO私设— 

两个月一次发.情期 一次三天至五天不等 

(很少看到ABO对女性的描写 万一有发.情期又有月经…女人真累( 

至少在前一天服下抑制剂可以发挥效用 

发情期到来后可以服用药丸暂时抑制 或是注射抑制剂拉长抑制时间 

Beta对信息素不敏.感 仅能判别气味

军部— 

通常组成结构:B(一般士兵)>A(高层军官)>>O(后勤) 

入伍时体检一次确认性别 

Omega因为体质所以不能站在前线 


有想到再...

【焰钢】男友力30题(21~30)

长长短短的段子

03 FA设定参杂 有雷慎

部分题目有不同理解

繁简转换可能有错字

若有时间线错误欢迎指正(比心


21.信 


罗伊打开爱德华从敌营设法送过来的信件。 

“不要派兵…”看着信件的的字句,不禁瞪大了双眼,“叫所有士兵退下!不要踏进城镇!” 

其中一名士兵立刻往帐篷外奔走,准备通知其他士官。 

“马斯坦古上校,万一这封信是伪造…或是说钢之鍊金术师倒戈的话…。”士兵突然想起上校与那名少年是上司下属的关係,自觉失言而抿了抿嘴,心虚的看向罗伊,但是罗伊没有责怪之意,只是缓缓的道出解释。 

“...

【焰钢】男友力30题(1~10)

犯蠢不小心删掉 重贴(((


长长短短的段子

03 FA设定参杂 有雷慎

部分题目有不同理解

繁简转换可能有错字

若有时间线错误欢迎指正(比心


1.倾向一边的雨伞 


「啊,真糟糕。」 

罗伊.马斯坦古上校待在办公室,望着窗外的绵绵细雨心情複杂。 

空间瀰漫着潮湿的气味,让一向讨厌下雨的罗伊皱起眉。 

偏偏以往放着雨伞的架子在此刻却空无一物,虽说是非雨季的零星降雨,但是一场雨的时间依然不短,想背着霍克爱中尉提早下班的他困在建筑物中。 


儘管百般不愿意,但此时除了继续批...

【焰钢】男友力30题(11~20)

找半天找不到違規的字 只能貼圖片了


【周翔】同居三十題 30

十點多才到家的我沒時間TT

30.滚床单

一個千字肉渣

圖片走這裡

沒時間寫了被趕去睡只能草草結束TT

如果有機會會補完,大概(

可惡湯不熱跑不動先放噗浪,明天再弄看看(

同居三十題結束了,開心!

【周翔】同居三十題28~29

(卡29卡超久(

28.一方受轻伤(接第26题)

吵闹声持续一阵子后,突然在眨眼间安静下来。

江波涛以为隔壁的闹腾终于结束了,继续手边的事情,可是声音突然中断还是令他很在意。

行动比思考更快速也更直接做出抉择,结束手上动作直接走往隔壁一探究竟。

「呜...」

孙翔坐在地上,脸色发白,握着自己的左脚踝。似乎是刚才的追逐导致孙翔扭伤脚踝,仔细观察已经能发现红肿。

周泽楷像是犯错闯祸的小孩又紧张又自责,先把孙翔扶到沙发上,将脚用坐垫再另外垫高,接着拿冰箱的饮料作为临时冰敷的工具。

房间的门只是虚掩着,江波涛礼貌性敲了两下便拉开门进房间,看见坐在沙发上一脸痛苦的孙翔。

「孙翔?怎么了...

1 / 3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