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次元忙碌更新不定,本人杂食党慎追。
目前凹凸/钢炼/yys/全职
焰钢/狗崽/酒茨/雷安/嘉瑞/周翔...etc.

【焰钢】男友力30题(1~10)

犯蠢不小心删掉 重贴(((


长长短短的段子

03 FA设定参杂 有雷慎

部分题目有不同理解

繁简转换可能有错字

若有时间线错误欢迎指正(比心


1.倾向一边的雨伞 

 

「啊,真糟糕。」 

罗伊.马斯坦古上校待在办公室,望着窗外的绵绵细雨心情複杂。 

空间瀰漫着潮湿的气味,让一向讨厌下雨的罗伊皱起眉。 

偏偏以往放着雨伞的架子在此刻却空无一物,虽说是非雨季的零星降雨,但是一场雨的时间依然不短,想背着霍克爱中尉提早下班的他困在建筑物中。 

 

儘管百般不愿意,但此时除了继续批阅公文外也没有其他事情能做,当罗伊这麽想,可以被称为救星的人物出现了。 

叩门声后是门把转动的声音,「哟,上校。」爱德华挥着机械铠手臂,另一隻手则拎着雨伞。 

「第一次觉得你来的时候我很开心。」「小心我现在就折回去。」 

「好好,我这就给你赔个不是。」罗伊勾起嘴角,往爱德华的方向走去,「你怎麽知道我没有带伞?」 

「出门前发现多了一支伞。」爱德华扬起大大的笑容,「所以我来拯救下雨天无能的马斯坦古上校。」 

 

走出建筑物,街上形形色色的雨伞俨然成了另一道风景。 

爱德华撑开雨伞,往上举却不甚打到罗伊,「唉,果然你还太…」 

「你说谁是长不高的豆丁矮子?」爱德华一如既往的爆炸,伞柄直接往罗伊的手中塞,「你自己拿。」 

「好。」罗伊没有不悦,依然保持笑容,稳稳撑着伞。 

一高一低的背影在雨中漫步,略小的伞容纳两人着实有些勉强,但是爱德华没有被任何一滴雨淋到,这让他有些困惑。 

 

直到回家后看见罗伊的外套部份呈现深色,尤其是肩膀。 

 

2.「我一直在这裡。」

 

钢之鍊金术师似乎抵达北方的布利古斯要塞了。 

待在东方司令部的罗伊接到消息时,已经过了好几天。 

「又这样独自踏上旅程了,什麽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。」 

歎了口气,百无聊赖的转着笔,写下的东西却跟工作无关。 

 

『多依赖我一点,我一直都在。』 

 

3.晚安 

 

暗夜降临,早已独自撑过无数个噩梦。 

有了依靠似乎使自己更加懦弱。 

 

爱德华从床上坐起,脸上佈满冷汗。 

又来了…那一天,妈妈…… 

「爱德,怎麽了?」突然的大动作惊醒了同床人,罗伊用袖子拭去对方脸上的汗水。 

「不…没什麽,我偶尔会这样,继续睡吧。」 

爱德华试图忘记刚才的梦境,重新躺回床上,但是罗伊却没有立刻躺下的意思。 

「罗伊?怎麽…」爱德华尚未反应过来,对方便在他的额前落下一吻。 

「一夜好眠,爱德。」 

当罗伊躺下翻身,爱德华只能红着脸蜷缩成一个球。 

混蛋罗伊,每次都用这种招数撩人。 

 

4.读心术

 

「钢,你的…」「这次事件的报告还没交。」 

「钢,你…」「我来拿回我的怀錶。」 

「钢…」「我今天是不会让你上床的。」 

 

读心术抑或是摸透习惯已经不重要,爱德华只知道主导权永远不在自己,被吃乾抹淨的他如是想着。 

 

5.「只要你要。」 

 

罗伊.马斯坦古上校身旁有一群值得信赖的伙伴。 

各有所长、能够一起出生入死,是令人十分称羡的团队。 

而隶属马斯坦古上校的亦有钢之鍊金术师,那位年仅十一便通过国家鍊金术师试炼,被赐与「钢」之名的爱德华.爱力克。 

不过外界只看见其上司与下属的关係,甚至有两人相处不和谐的传言流出,却不知道钢之鍊金术师抛出一句话给马斯坦古上校。 

 

「儘管我再怎麽我行我素,我还是你的部下。」 

「所以,只要你想,我可以为你赴汤蹈火。」 

 

这是为了达成目的不惜成为军方走狗的爱德华说过最具忠心的话。 

或许只有对马斯坦古上校才这样子说道。 

 

6.过马路时轻轻叩上的那隻手 

 

「上校,干嘛突然牵着我的手,怪噁心的。」 

「怕你个子小走丢。」 

「你说谁是长不高的小矮子?」 

「所以还要不要牵?」 

「…牵。」 

两人十指交扣,手上的温度隔着布料也能传达,从手掌直到心脏。 

 

7.留有馀温的外套 

 

爱德华睁开眼睛,看着熟悉的天花板,便知道自己又在马斯坦古上校的办公室睡着了。 

从柔软的沙发上坐起,蓝色的军服外套随之滑落。 

爱德华将其拾起,转身想要还给原主,发现座位上空无一人,只能抱着外套坐在沙发上,感受对方的馀温以及特有的味道。 

「这种微不足道的小心思…难怪那麽受女人欢迎。」 

爱德华这麽想着,却忘记自己也着了道。 

 

8.肩膀 

 

未成年的体格尚未成长完,加上体质特殊,使得爱德华一直都是娇小身板。 

「我也想要宽厚的肩膀。」爱德华突然感叹道。 

「你靠着我的肩膀就好了。」罗伊自然的回应着。 

这样的对话丝毫没有顾及在办公室裡的其他单身男性们。 

 

9.恰到好处的距离感 

 

罗伊.马斯坦古,一个以踏上国家顶端为目标的男人。 

背负着伙伴的信任,以及好友的遗愿而前行。 

永远都是那麽游刃有馀,以为能抓住心思却频频落空,感觉自己总被他玩弄于股掌间。 

但是,意外的没有厌恶感。 

 

爱德华.爱力克,年轻有为的国家鍊金术师。 

懵懂无知时触犯禁忌,为了取回身体而踏上旅途,背负着不符合这个年龄该有的压力,却仍有小孩子有的淘气及难以捉摸。 

不受控制?其实这样也蛮有趣的。 

 

10.指尖

 

金属若有似无的冰冷,回想起数次从真理之门重回现实,那种死裡逃生的惊险。 

失去鍊金术的他不会再体会到这种恐惧,对他来说,真理彷彿成了虚幻。 

比起虚幻,更应该掌握的是现实,是珍惜的人事物。 

爱德华放开手中的钢杯,牵着罗伊的手,指尖传来暖心的温度。


评论(2)
热度(74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