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次元忙碌更新不定,本人杂食党慎追。
目前凹凸/钢炼/yys/全职
焰钢/狗崽/酒茨/雷安/嘉瑞/周翔...etc.

【焰钢】男友力30题(21~30)

长长短短的段子

03 FA设定参杂 有雷慎

部分题目有不同理解

繁简转换可能有错字

若有时间线错误欢迎指正(比心


21.信 

 

罗伊打开爱德华从敌营设法送过来的信件。 

“不要派兵…”看着信件的的字句,不禁瞪大了双眼,“叫所有士兵退下!不要踏进城镇!” 

其中一名士兵立刻往帐篷外奔走,准备通知其他士官。 

“马斯坦古上校,万一这封信是伪造…或是说钢之鍊金术师倒戈的话…。”士兵突然想起上校与那名少年是上司下属的关係,自觉失言而抿了抿嘴,心虚的看向罗伊,但是罗伊没有责怪之意,只是缓缓的道出解释。 

“第一,钢之鍊金术师的字迹以及用字我十分熟悉;第二,以我做为上司对他长期的瞭解,他不会背叛。” 

罗伊看着发问的士兵,眼裡是绝对的坚定。 

 

22.你就是和别人不一样 

 

曾几何时,自己的目光已经被那名少年深深吸引。 

 

最初只是接收到鍊金术师的消息,来到利赛布尔发现了这名少年。 

与生俱来的鍊金术才能、能迅速从低谷中爬起,罗伊在惊叹之馀,更做为长官将少年向上推荐,少年也不负众望通过了考试,成为国家鍊金术师。 

原本应该仅止于此。 

“上校,您一遇到爱力克兄弟的事,就会失去冷静的判断。” 

来自副官的一句话,让罗伊察觉到自己心境的微妙变化,不禁陷入沉思。 

 

一名背景特殊的少年,为什麽会让自己的反应改变? 

在莉莎提出这个想法——应该说是既定的事实之后,罗伊只要一閒下来就会思考着答案,放在爱力克兄弟身上的时间也不知不觉变长。 

看到了更多面向的爱德华.爱力克之后,感情便一发不可收拾了。 

 

然而,罗伊还是没有为自己解答疑惑。 

因为情感这种东西非常主观,有时候连客观的事实也无法解释。 

至于某一时期开始的同居生活……那也是后话了。 

 

23.安静的倾听者 

 

罗伊等人升迁而调职中央,特别在没那麽忙碌的日子裡举办了庆功宴,立功的爱力克兄弟自然也受邀。 

说到庆功宴,一定少不了酒精拉抬气氛,便选在夜晚的酒吧举办,虽然爱德华表示自己还未成年,但是被罗伊调侃“还没长大”而一气之下应了下来。 

 

“马斯坦古上校,霍克爱中尉,恭喜升迁。”阿尔拿起空酒杯作乾杯样——实际也不能喝。 

“谢谢。”马斯坦古拿起酒杯喝了几口,“钢不打算表示什麽吗?” 

“恭喜啊。”爱德华表情複杂,喝着杯子裡透明的碳酸饮料充当酒。 

“大将不喝吗?”哈勃克问道。 

“爱德华还没成年。”莉莎开口回答,尔后抿了一口酒。 

我知道自己还没成年,不用一直提……爱德华在心中腹诽,“普雷达少尉他们呢?” 

“在那边呢,应该是向菲利普他们敬酒吧。”罗伊手指着另一边,他和缓的语气,让爱德华转过头去之前错估情势。 

法尔曼率先倒在桌面上,留着濒临极限的菲利普不断摆手拒绝接过酒杯。 

“这哪是敬酒的等级啊?”爱德华没忍住吐槽,结果和“敬酒”不成的普雷达对上眼 顿时背嵴一凉。 

“哟,要不要来尝一点大人的滋味?” 

已经不想要管这句话听起来很糟糕,“不…”爱德华还没说完话,就被罗伊打断:“就别婉拒普雷达的好意了。”“上校说的是!喝几口不会怎麽样的。” 

婉拒你妹!爱德华被迫接下酒杯,两难之际只能回头怒视,但是对方一点罪恶感也没有,笑盈盈的望着他。 

“上校,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妥。” 

“偶一为之也不坏。” 

莉莎处于微醺的状态,也没有反驳罗伊乱七八糟的观点。 

 

 

“嗝。” 

爱德华慵懒的挂在阿尔冯斯身上,几乎是不省人事。 

在莉莎的怒视之下,让哈勃克送其他人回去,自己则负起责任将两兄弟带回他们的落脚处。 

“呃、溷蛋上校…”爱德华梦呓着。 

罗伊没有回应,继续驾驶着汽车,阿尔冯斯和爱德华则待在后座,清醒的两人静静听着爱德华说梦话。 

“左脚好痠…果然鞋子太高……“好多阿尔…谁的收集癖好?”“……” 

“没想到酒醉后哥哥会胡言乱语…”阿尔冯斯口气中也带有一丝无奈。 

罗伊浅笑几声后,继续听着钢之鍊金术师的惊人发言,盘算之后要用什麽样的方式来嘲笑他。 

 

24.桌子上每天一个神祕出现的苹果 

 

罗伊的双眼被贤者之石治癒后,因为身上的伤口尚未完全痊癒,依然躺在病床上。 

说着也奇怪,某一天开始清醒后桌子上都会留有一颗苹果,上头都会刻着一个英文字母。 

类似于职业病,罗伊每天都会把苹果上不同的字母记录下来,但是有没有去追查到底是谁、为什麽要这样做。 

迟早会出现的,罗伊是这麽想着。 

 

第十一天,本人连同着第十一颗苹果出现了。 

虽然前几天已经能把内容和策划者摸透,但是想像和亲眼目睹的感受是不同的。 

爱德华把苹果拿给罗伊,“最后一颗,给你。” 

“不顺便帮我削一削吗?”罗伊指着桌子旁边的小刀。 

“得了吧,我花时间搞这个已经觉得很麻烦了。”爱德华耸肩,表示自己不想做这件事。 

“好吧,还是很谢谢你呢,钢。“ 

 

在他人眼裡看来,爱德华隔了好一段时间才去探望罗伊,但是只有他们两人知道,讯息一开始就在慢慢传递。 

 

“GET WELL SOON“ 

 

25.因为你而留下的细小伤痕 

 

第一次总是特别笨拙。 

 

儘管爱德华想效彷对方那种从容不迫,却依然克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。 

无限想像在触碰到嘴唇时化为现实,身体急切的想要迎合对方的动作。 

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的情绪,让罗伊从原本蜻蜓点水般的碰触转为深吻。 

唇舌交叠在一起,令人害臊的水声充斥整个室内。 

 

兴许是抓不着空档换气,爱德华脸颊泛红,想要呼吸却仍被罗伊的节奏带着走,感到脑子有点发昏,情急之下往对方的嘴唇一啃。 

“嘶——”罗伊到抽一口气,嘴唇上的小伤口微微刺痛着,“那麽暴力可不是件好事。” 

爱德华用力的深呼吸汲取所需的氧气,“哈…你看我都要没气了,你是不是故意的?!” 

“这种事情也是要多练习的,多试几次就不会喘不过气了。” 

伸出舌尖在伤口上略过,像是在品嚐对方残留的味道,让盯着罗伊说话的爱德华有些羞恼。 

“我刚刚应该把你的嘴唇咬下来才对。” 

 

26.在皮肤上的柔软的嘴唇 

 

阳光透过窗户,明亮了房间,如瀑的金长髮在床单上散开,光芒闪耀地令人目不转睛。 

爱德华没有受到强烈的阳光影响,依然双手抱着棉被熟睡着。 

 

“钢。”“……嗯?”爱德华腾出一隻手,揉了揉眼睛,“干嘛?” 

“难道还要我叫你起床?”罗伊失笑,“谁说过自己不是小孩子的?” 

“我不是小孩,但是我想继续睡。” 

难得没有因为“小”字而发脾气,爱德华把头埋进棉被裡试图继续打盹。 

罗伊歎口气,从口袋裡拿出怀錶瞥了眼时间,再不让家裡这位出门恐怕得迟到。 

只能使些小手段了。 

罗伊用力扯开被子,在爱德华反应前按住他的双手,埋首往对方的颈部一吻—— 

“!?”爱德华瞪大眼睛,身子一弓连忙从禁锢中挣脱,“你做什麽?!” 

“用点手段罢了,快迟到了。” 

“……” 

爱德华目送罗伊走出房间,终于离开了床舖,只是从梳洗整理到出门前,一直觉得颈部还留有馀温及柔软的触感。 

 

27.比你还要了解你 

 

中央被厚实的云层复盖,昏暗的市镇比起以往少了份热闹。 

空中雨水降落到地面的声音不绝于耳,爱力克兄弟站在阶梯上让雨水肆意将他们打湿,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显得悲悽。 

 

罗伊和莉莎沿着阶梯迳直往下,没有回头。 

“真的不用管他们吗?上校。”莉莎转头,对方的头髮被雨淋湿,遮住大半脸庞。 

“他们很快就会振作。”罗伊语气平缓,停顿一下后接着道:“连这点觉悟都没有的话,他们可以赶紧回去故乡了。” 

莉莎抿着嘴,没有再继续说下去。 

虽说这几句话有点刺耳,但是上校也还是为了那两兄弟好吧。 

 

 

机械铠被伤疤男子破坏,爱德华不得不回利赛布尔维修。 

临走前,罗伊让爱德华来到办公室。 

“被打伤后脑子有没有清醒一点?” 

“还真是谢谢您的关心,清醒很多了。”爱德华听见罗伊近似调侃的语气,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。 

“为国家做事,残酷的事情还多着,为了你的目标,你只要知道不能停下就好。” 

“当然。”爱德华露出自信的笑容,转过身走出办公室。 

 

28.索取与给予 

 

“你可以行动去寻找贤者之石,但是你得到的情报都要转达给我。” 

名义上自己现在是隶属马斯坦古中校手下,在有靠山的前提之下,当然也要付出代价。 

于情于理,爱德华都不能够回绝这个条件,于是沉默了一下,点头答应。 

“这是等价交换,鍊金术的本质。”罗伊勾起嘴角,游刃有馀的解释。 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 

 

“呐,钢。” 

“我亲爱的上校,有何贵干?”爱德华窝在棉被裡,瞪了一眼罗伊,全身上下伴随着难以言喻的痠痛感。 

“昨天你找我要了一次,今天换我了,这也是等…” 

“这才不是等价交换!!” 

此刻罗伊的表情在爱德华眼裡只有欠揍一词能形容,但是来自于手臂的痠痛阻止他拿起枕头往对方的脸上打。 

 

29.平淡却令人惊喜的礼物 

 

夺回身体后,爱德华与阿尔冯斯踏上与父亲相同的道路,不时往他地旅行,罗伊升官后则是继续和信任的部下们一起治理东方。 

虽说罗伊与爱德华已经确认关係了,罗伊的佔有慾也很强烈,但是这两点都无法阻止爱德华继续他的旅行。 

 

今天爱德华还是不在亚美斯多利斯。 

罗伊看着文件看得出神,手指灵活的转着钢笔如是想着。 

莉莎看向罗伊,为依然在摸鱼而没有任何长进的上司歎了一口气。 

“上将,您已经不在状态很久了。” 

“嗯。” 

毫不意外地获得一个敷衍的回应,莉莎正要再度开口,规律的敲门声打断了动作。 

“进来吧。” 

一名军官走进办公室,朝着罗伊跟莉莎敬礼。 

“有什麽事情要特地过来找我?”“有一封信要给您,上面还注记了急件。” 

罗伊挑眉,接过信件一瞥,“你可以走了。”“是。” 

在军官离去后,罗伊观察信封的正反两面,只有看到自己的名字,以及阿姆斯壮家徽的蜡印。 

罗伊思考良久,仍然不知道有什麽讯息不能用电话联络,非得用急件送来东方,打开信件,仅能看到一张有潦草字迹的便条。 

“爱德要回来亚美斯多利斯了?”平缓的语气依然能听见掺杂在其中的愉悦,罗伊愉快的收起信件,重新提起钢笔。 

“真是太好了,您终于能专心工作了。”莉莎鬆了口气,似乎早就知道对方心不在焉的原因,“不过为什麽是由阿姆斯壮——” 

 

突然的开门声再次中断对话,“罗伊.马斯坦古上将。” 

室内的两人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的青年,而青年愣愣地望着罗伊手上的信件。 

“你现在才收到?不是吧……”爱德华乾笑两声,“枉费我还特地寄过来。” 

“没关係…欢迎回来,爱德。” 

 

30.All for you


怀錶上闪着银光,证明持有者十分爱护它,但是爱德华将怀錶放到了桌上后鬆手。 

“我已经没办法使用鍊金术了,而且我也达成目的了,所以……” 

“所以你想退掉国家鍊金术师的职位?”罗伊笑盈盈道:“高薪、浏览国家图书馆等等的权限会全权收回喔,想清楚了吗?” 

爱德华一想到未来研究鍊金术会缺少这个门路,犹豫片刻后还是不改变最初的心意:“嗯。” 

“这样也好。” 

罗伊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,开口道:“我不用担心你又私下做什麽危险的事,而且……” 

“而且什麽?”爱德华接着问下去,只见罗伊开口说了几句话语,让自己有点不好意思。 

 

“爱德华.爱力克,你不再是钢之鍊金术师,也不再是罗伊.马斯坦古上校的下属,你就只是我的恋人,如此而已,继续留在我身边吧。” 


-

都转简了 索性连引号一起改 前面的再修正

23苦手最后才写完 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(

终于把30题写完了 其实每一个故事都只是背景相同 只是写到最后还是会在意关联性(虽然前面的不想改(呃

最后谢谢键阅~

评论
热度(45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