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次元忙碌更新不定,本人杂食党慎追。
目前凹凸/钢炼/yys/全职
焰钢/狗崽/酒茨/雷安/嘉瑞/周翔...etc.

【雷安】フリーダム

※凹凸同人 雷安友情向(?) 

※半原着向 细节我流设定 等着被官方打脸(# 

※BGM:メアの教育 

※上一篇走这

 

1. 

 

夜色笼罩了大地,男孩湖水绿的眼眸显得更为清澈。 

“为什麽你想要当海盗呀?” 

“因为我想要获得自由。” 

另一名男孩眨着紫色的双眼,眼神中有不符年龄的成熟与坚定。 

想要摆脱身世的束缚,依靠自己的双手去获得想要的事物,而不是倚仗天生就有的至上权力。 

 

微风吹过,散落的髮丝遮挡视线,却掩盖不住眼裡的光芒。 

 

2. 

 

转眼间,第一轮的淘汰赛就要结束了。 

雷狮稳稳的待在积分第三的位置,一点也不为时间感到紧张,也没有要令排行上昇的意思。 

百无聊赖地看着排名,视线最先飘向紧追在后的安迷修,安迷修的积分不断上升,逐渐拉近两人的距离。 

秉持着骑士精神的傢伙还真努力,不过,获胜的会是我。 

雷狮的嘴角浮现一抹笑意。 

 

3. 

 

“你也懂事了,怎麽还不能从梦裡醒来?”“难道你想要逃避责任?” 

“身为王族是没有自由的——”

指点、嗤笑、流言蜚语,看似不在意,其实每一句话都确实的记下来了。 

随着年龄增长,唯一改变的只有越发坚定的意志。 

少年的身躯尚未成长挺拔,却背负着梦想与不理解踏出门扉。 

 

“安迷修,我要走了。”

我要去实现我的理想。 

 

4. 

 

距离第二轮淘汰已经持续一段时间,雷狮海盗团却一反往常的在大赛中沉寂,无非是躲在暗处的凶勐野兽,等着猎物们两败俱伤后坐收其利。 

成员中唯独雷狮仍会不时挑战安迷修,儘管双方仅仅是切磋,还是发挥了震慑的作用,期间没有过多的参赛者去挑战他们。 

 

“最近你是怎麽回事?上点心,如果我不小心失手……” 

“啊,我…抱歉,在下会把心思收回来,否则死也是咎由自取。” 

大赛的主旨不就是打败所有人,怎麽会用‘失手’…… 

 

“……我不想赢得不光彩,认真点。”

 

5. 

 

计画与变化似乎永远是两回事。 

雷狮比预计的还要更早达成理想——组了一支海盗团,然后在各地逍遥。 

只是达成梦想,体会自由,接下来呢? 

当然是证明实力。 

 

凹凸大赛,众多参赛者中仅有一人胜出,赢家可以向主办方许愿。 

那时雷狮对于愿望兴趣缺缺,仅仅是召集了伙伴一同打败其他对手,以示海盗团的强大。 

 

赛前,雷狮回到故乡,将一直以来都随身携带的物品留在那裡,给自己立下了目标——若是自己有实力回来,再将其取回。 

没想到安迷修也回到故地,更没想到对方也将参加大赛。 

“我们来比谁的信念比较坚定。”

那时还太天真,只倚靠信念无法支撑人走到最后。 

 

6. 

 

第一轮淘汰制的排行前四在第二轮活了下来。 

离大赛结束的日子越来越近,离约定的那一日之时来越近。 

 

雷狮知道安迷修怀抱着想要实现的愿望前来参赛,安迷修回答时的迟疑却使得他更想揣测参赛动机,“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。”

“你呢?你根本没打算说你为什麽来参加吧。”

“我?我就是想参加。” 

 

7. 

 

纯粹参加大赛而没有愿望,这曾经是实话。 

纯粹的好胜心与实践目标的动力,究竟何者更为强大? 

也许,是两者兼併之人为最。 

 

8. 

 

如期赴约。 

 

白色衬衫染上死亡的鲜红,随着时间过去像即将逝去的生命一般逐渐黯淡。 

安迷修轻靠在雷狮的身上,仰着头在对方耳边呢喃,任由止不住的血液肆意沾附在彼此的衣物。 

 

雷狮的手臂不自觉环住对方,收紧怀抱,直到最后一丝气息消失在空气中。 

“傻子。”

低声嘶哑,语气中的温柔如今却找不到给予的对象。 

 

9. 

 

“不,你是个自私的人。” 

 

你不想要为了理想手刃童年玩伴,所以就把这个责任抛给我。 

你知道我得一直背负着你走下去吗? 

 

10. 

 

“没想到…你居然会许下这种愿望,出乎意料。”

“一句话,能不能做到?”

 

‘逝去的人们只能在回忆中生存。’

 

11. 

 

雷狮在大赛结束后再次重返故地。 

木屋的桌上静静的躺着一张相片,雷狮将其拾起,收回自己的口袋。 

 

“再见。” 

没有人会回到这裡了。 

 

木屋外,广袤草原与天际连成一线。 

漫天星辰下只剩下回忆。 


-

终于不用在修仙发文了(

两种视角都补完了

与上篇分开看的话 不知道看不看的懂(不负责任

社团的学弟妹快来搭讪我...!!

评论
热度(8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